欢迎您光临ag视讯官方网站!

伯恩的命运改写于Treadstone项目

时间:2019-12-03 19:27

混乱的雅典街头,他苍老的脸一回首被摄像头捕捉到,CIA所有的监控系统立即发出红色警戒。伯恩年轻的面容镶嵌在那张经典的护照中投入大屏幕,人们开始惊呼:“Jesus Christ, there's Jason Bourne”。 伯恩的归来一开始显得不太真实。于我而言将信将疑,如同听说《教父》要拍续集一般。经典的续拍殊为不易,因此预期放得很低。看完后感觉比预想地要好。至少对《Identity-Supremacy- Ultimatum》三部曲足够熟稔的人,能够在这部《谍影重重5》中看到很多熟悉的细节,导演还是用了心的。当最后那首《Extreme Ways》响起的时候,我不仅有恍如隔世的错觉,且仍然觉得这电影仍然配得上这音乐。 不是特工,不是间谍,Jason Bourne的身份是一个刺客,An Assassin。他的身份属性,从一开始与邦德或《碟中谍》的伊森•亨特不同。《谍影重重1》出场之时,伯恩因为一念之仁没有杀非洲政客Wombosi,焦灼之时药性发作,负弹浮海。在奇迹般地生还后,他失去了几乎所有记忆。CIA Treadstone项目的负责人开始追杀他,伯恩利用高超的格斗技巧与反追踪能力,以暴易暴,南逃印度洋,暂时获得自由。在《谍影重重2》中,他所有的精神寄托Marie被刺客杀死,伯恩自己也卷入了Ward Abbott与俄罗斯政客的黑金政治中。洗白罪名、复仇、找寻身份,伯恩实践了第一部中与Conklin说的“I swear, if I even feel somebody behind me there is no measure to how fast and how hard I will bring this fight to your doorstep”的诺言,将战火一路从印度、欧洲烧到了纽约,并在《谍影重重3》的结尾负伤跳入肮脏的哈德逊河水中,重获自由。 不废话,不说教,不卖弄技术,不悲天悯人,每一个配角都极尽专业,每一句台词都可圈可点。两任导演以反英雄的方式塑造英雄,以几乎反其道而行之的方式重塑类型片。Indetity-Supremacy- Ultimatum 三部曲是登峰造极的。在三部曲中,钢笔、毛巾、电话亭、列车时刻表都是伯恩的武器,他可以极其专注、一言不发,但一旦动手就是雷霆万钧之势。他所到之处是全世界摄像头的焦点,但这不妨碍他随时消失在巷陌街头。伯恩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在谍影重重2及3中他几乎没有笑过,谍影重重5中他的台词更少得可怜),不热爱枪械,也没有任何高科技的玩具,与邦德相比更是一个穿衣品味烂到家的土包子。但这一切并不妨碍伯恩成为了人类历史迄今为止最迷人的动作英雄。 在这个意义上说,《谍影重重5》作为三部曲的后传至少是及格的。在动作及色调上保持了一贯水准,在叙事上导演最大程度上试图复原伯恩的精神版图,并续接三部曲故事的发展。Pamela Landy已经不在,当Nicky不再年轻的面容出现在预告片中时,我已断定她要死。在三部曲中,Pamela Landy与Nicky一直是作为CIA系统“善”的一面的代表,但伯恩可以救Nicky一次,不代表他可以救Nicky第二次。Nicky被杀,她与伯恩的一生实在是一场没有说完的对话。伯恩因此重出江湖,并最终发现了关于其生父之死的秘密。本性善良的他加入Treadstone计划最后一点微不足道的逻辑漏洞亦被填上。伯恩再一次杀死对手,但从此于天地不仁。 当然,《谍影重重5》固然不是狗尾续貂,但也确实没有达到《教父2》或者《无间道2》的高度,即在历史的灰烬中重新点燃一把火。伯恩命运的悲剧性,在《谍影重重5》中仅仅是得到延续,丝毫并没有得到升华。伯恩的命运改写于Treadstone项目,而本部电影的重心Iron Hands项目,其实亦只是Treadstone-Blackbriar项目的变相衍生。因为斯诺登所揭示的大规模监视在前三部曲中已经广泛存在了。Treadstone-Blackbriar项目是什么项目?在《谍影重重2》中,如Abbott所说,这是一个黑吃黑的计划。而Pamela Landy与Vosen的一段对话是这个项目的解释: Pamela: What's going on? ... What's Operation Blackbriar? ... Do you wanna tell me, or should Icall Kramer and ask him? ... Vosen: It is now the umbrella programme for all our black ops. Full envelope intrusion, rendition, experimental interrogation is all run out of this office. We are the sharp end of the stick now, Pam. Pamela: Lethal action? Vosen: If we have to, sure. That's what makes us special. No more red tape. No more getting the bad guys caught in our sights, then watching them escape while we wait for someone in Washington to issue the order. ... Oh, come on. ... You've seen the raw intel, Pam. You know how real the danger is. We need these programmes now. 一语道破天机。斯诺登事件之前,人们或许还认为Treadstone-Blackbriar这样的项目仅仅出于艺术家杞人忧天的虚构。放到恐怖主义蔓延全球的今天来看这段对话,小说的原作者以及电影导演Greengrass实在是有前瞻之明。集生杀大权于一身,杀人政令出自CIA的一个办公室,不再受白宫或者国会山的任何制约。作为一个披着刺客外衣的自由主义者,伯恩一生的命运被CIA Treadstone计划改写,他从一个有血有肉的士兵成为了美国政府财产,Conklin 所说的“$30 million weapon”。然而年轻的伯恩在Conklin指示下杀的第一个人Neski却与爱国主义毫无关系,仅仅是Conklin-Abbott黑金政治的帮凶。在失忆之后回复本性,伯恩又成为了这个项目以及之后Blackbriar项目的终结者。伯恩的一生基于谎言,不仅悖反、矛盾,抑且失败。《谍影重重5》中他以打拳为业,拳头、泥土与汗水所暗示的,或许是在导演心中,伯恩始终并没有与自己的命运完成和解。 然而伯恩的高贵也正在于此,明明已身为一件武器,却坚持要做一个人。他在无比疲惫之时仍然坚持与CIA 体制不共戴天,单枪匹马与源源不断敌人极其顽强地对抗。在《谍影重重2》的结尾,他在柏林找到Neski之死的秘密后负伤瘸腿来到莫斯科,只是为了告诉Neski的女儿关于她父母被害的真相。他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势,在三部曲的最后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纽约将Treadstone-Blackbriar项目的真相公诸于众。伯恩是我们希望自己可以成为的那种人,是任何意义上的英雄。 花拳绣腿在谍影重重之中是不应该存在的。我对《谍影重重5》在细节上最大的一个遗憾,恰恰来自于让许多观众大呼过瘾的细节:伯恩隐姓埋名,以打黑拳为生,当Nicky出现之时伯恩一拳击倒对手。伯恩赤膊上阵之时完美的肌肉轮廓,很容易在预告片中吸引观众的荷尔蒙。但于我而言,Greengrass导演这样的设置其实悖反了三部曲中对格斗技艺极其现实主义的处理:在Indetity-Supremacy- Ultimatum 三部曲中,几场室内格斗的大戏都十分精彩、气喘吁吁。伯恩用铅笔、毛巾甚至杂志作为武器杀死最强悍的对手,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却只在不得不杀人的时候动手。伯恩不同于007、碟中谍、黑客帝国甚至李连杰、成龙之处在于,格斗对他而言更像是一种镶嵌在身体中的技能,是一种类似呼吸般的存在,而非供放在花瓶之中让人赏玩的艺术品。 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恐怖主义不需要任何注脚的的时代。恐怖主义之野火生生不息,作为黑吃黑的政策对抗,Treadstone-Blackbriar-Iron Hands项目亦只是盖章签字的事情。体制与监管渗入毛孔,无处不在,在《谍影重重5》的结尾,导演似乎想将伯恩设置为CIA体制永恒的监督者、世界性危机的潜在救世主。伯恩身上悲剧性的一面在这层意义上开始淡化,而开始与邦德或伊森•亨特的特工属性合流。《谍影重重5》对女主角形象的刻画,似乎也暗示着导演愈发坚信Pamela Landy这样的正面人物在政治系统中不会继续存在,对现实政治的看法愈发悲观。是的,Pamela Landy已走,Marie及Nicky已死,在目前的叙事中,伯恩实在已经孤身一人,没有任何助力。他终于兑现了《谍影重重1》结尾与导师Conklin的承诺: I’m on my own side now.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g视讯 ,鹊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上一篇:由马特和本两人共同完成了最终的剧本
下一篇:没有了